廣告廣告
  加入我的最愛 設為首頁 風格修改
首頁 首尾
 手機版   訂閱   地圖  簡體 
您是第 3161 個閱讀者
 
發表文章 發表投票 回覆文章
  可列印版   加為IE收藏   收藏主題   上一主題 | 下一主題   
flyfly88
數位造型
個人文章 個人相簿 個人日記 個人地圖
小人物
級別: 小人物 該用戶目前不上站
推文 x0 鮮花 x2
分享: 轉寄此文章 Facebook Plurk Twitter 複製連結到剪貼簿 轉換為繁體 轉換為簡體 載入圖片
推文 x0
[散文][分享] 【同女小說】雨【一】

by 漠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(0)



那是一種悲傷的溫柔。



我拿著素描在房裡呆呆地看著,純白的紙上用鉛筆畫著一個躺在床上彷彿正在熟睡長髮披肩的女人,薄薄的被子斜蓋在她背上,側躺的她露出形狀美好渾圓的乳房,雙眼閉得緊緊,彷彿一絲不掛。



畫裡的女人是我。我用手指輕輕緩緩地劃過紙上的人,為什麼…她的筆觸,會有這樣的悲傷?

客觀地說,她將我畫得極美,神韻也抓得恰到好處,只是無論是房裡的空氣、縐曲的被單、熟睡的我緊抓著被單的姿勢、劃過紙上的鉛痕…都彷彿是在預言分離。

是我想太多了吧?



(1)



風起時,我正走在路上。

下課了,學生不停地越過我身邊,「老師再見!」一個接一個地說著,一邊笑著離去。肩上掛著彷彿有千斤重的書包卻不知憂愁地奔跑著。

「老師也要回家了嗎?」一個客氣乖巧的聲音問,一回頭,原來是我班上的班長,成績很好很有領導能力的一個女生,短短的頭髮,瓜子臉上有一雙美麗的大眼睛。

「是啊!妳呢?」我笑著問她。

「要去補習呢!」她說。

「真的啊?補習前要先吃晚餐喔!」我笑著叮嚀。

「那當然!我最會吃了!我一餐可以吃兩碗飯呢!」她天真地說,真的還是個孩子。

走到路口,她笑著與我道別:「老師再見!」

「再見!」我笑著。



原本我應該在這兒搭公車的,然而今天的風是這麼的涼,十月底了,秋的氣息如此濃厚,我不禁沿著滿街地楓紅散起步來,長裙也隨之飛揚。

教師的生活穩定而平淡,這也是我所希望的,簡單而日復一日的生活,使我得以純淨。

然而那當然只是假象。

風大,樹葉在地上滾動,我想起幾天前邂逅的女孩子,那晚風也大,幾乎要將人吹走。



我在T吧認識那個女孩子。去T吧當然不是一個單純的女老師該有的行徑,但不這麼做我的心無法平靜。

不讓自己狂亂、放縱,我就會一直想起她,長久以來一直深埋在我心裡的她,蘿,我會一直一直一直想起蘿,直至精神崩潰…..

每當內心的騷亂已近乎無法控制時,我就從自己租賃的住處走去T吧,那並不近,需走半個小時。

等到服務生打開門,我一聞到裡頭散發的濃厚煙味,心情便不覺鬆弛起來。



第一次來T吧是極其偶然的。

那也是個內心極度騷亂的夜晚,我一次又一次回憶起兩年前的往事幾乎精神崩潰,桌上的酒瓶已見底,我伴隨著狂亂的意識流連在女同志網上隨意和人說著話。

「酒喝完了。」我隨意講著話。

「跟我去T吧,我請妳喝酒。」對方說。

「T吧?」那是三四個月前的事,暑假我考進現在的學校開始當正式教師,不再有求職和經濟壓力,我鬆弛的心卻快被自己的心事壓垮。暑假課少,一回住處我就是掛在網上,慢慢地我知道有女同志網站,慢慢地我下意識地去女同志網站遊玩,是為了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
「妳不知道?就是女同志的酒吧啊!裡面都是Lesbian喔!妳沒去過?」對方說。

「沒有。」我說。

「妳是Lesbian吧?」她問。

「我…不知道耶!」我說。

「嗯,沒關係,去玩了妳就知道了!要去嗎?今晚是星期六,一定很熱鬧的!」

「好啊!」反正我醉了酒也喝完了心是早亂了。



她自稱克兒,我跟她約在那家T吧附近,混亂中我連她的年齡都沒問,見了面才知道她大二,小我五歲。

然後我們走進T吧,裡面瀰漫著煙霧和吵雜聲,週六的夜晚幾乎找不著位置,服務生為我倆新架了一張桌子。

「妳喝什麼?」她問。

「X.O,我只喝純的。」我說。

「啥?」她瞪大了眼睛,過了一會兒才恢復冷靜,請服務生拿了一整瓶X.O來。

  我不太記得那夜說了些什麼,大概是呢呢喃喃地把我那微不足道的一生都傾訴了一遍,不用說也說了許多有關蘿的事,翻來覆去地講,喝了講,講了喝,直到快天亮時我覺得自己似乎是整個清醒了,又好像還在醉。

  「這兒要關了,去我住的地方吧?」克兒說。

  「唔…..」我想也沒想就答應了,這個夜晚,克兒是個好聽眾,她長得挺清秀,穿著深藍色襯衫和黑色長褲,短髮,個子不很高,感覺帥帥的,皮膚很白。

 

  躺在克兒的床上,她問我:「妳想做愛嗎?」

  「做愛?」我瞪大了眼。

  「沒經驗?」

  「嗯…」

  「妳25 歲了不是嗎?」

  「是啊…..」我惆悵地嘆口氣,談什麼做愛,我連接吻都不曾有過。

  「妳長得蠻美的啊?怎麼搞得啊?」她詫異地說。

  「男人我不愛,我愛的女人我不敢要,這樣懂了吧!」我用平常從沒用過的方式說話。

  「是喔?妳打算一直這樣下去?」克兒說。

  「沒啊!妳要是想做,來做做看吧!」我說,反正那是個狂亂的夜晚,雖然已經天亮。

  「嗯,妳想停的時候就說一聲吧!」克兒。



  她的手指又細又長,我蠻記得這一點。那時是七月,她住的地方有冷氣,但反正是夏天,一下子她就先把兩人的衣服都脫光了,用手指劃過我身上的每一吋肌膚,用舌頭輕舔過每一個敏感的地方,很舒服,我迷迷糊胡的。



  跟她做愛很舒服,卻沒激起我太多激情。



  我們的性伴侶關係維持了一小段時間,不久克兒交了個女友,不准她跟人發生一夜情,我們的關係無疾而終。

  我仍然混T吧,跟服務生也熟了,偶爾也有幾次的一夜情,有時會遇到克兒跟她的女友,很多時候只是自己一個人枯坐一夜。



  幾天前我在T吧邂逅了那個長髮披肩猶如精靈般的女孩。



  過程並不特別,我一個人喝酒,她來找我講話,聊了些有的沒的,她邀我去她的住處,目的當然不是聊天。

  她的身體很敏感,我相當喜歡,皮膚白皙、柔嫩,反應激烈。她長得很美,非常美,當她將臉埋在我雙腿之間靈活地用舌頭舔撫著我的時候,我不禁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。

 

  第二天我在她的住處醒來她卻已經不見了,桌上放著一張我的素描,畫得很棒,另外有一張紙條:「離開時將門反鎖即可。」那時是早上八點多,星期天,我不知她星期天一早去哪兒了,就將門反鎖,素描帶走。



  想著這些事一邊沿著街道散步,不知不覺中我已回到住處,我的住處其實離學校也並不太遠,坐公車只有三站。

  在樓下買了便當,我胡亂吃過晚餐,又拿起那張素描看,只是一張畫,我不知道自己在在意什麼。


表情 表情 表情 表情


【心得感想】

blue gal...的写作方式和我不同,大家可以学习学习。
如果双子女孩的写作方式是正确的,那么天秤女孩的写作方式就是错误的;如果双子女孩的写作方式是特别的,那么天秤女孩的写作方式就是平凡的。
与所有的网络作家共勉之。。。。。。


[ 此文章被flyfly88在2006-04-28 05:38重新編輯 ]




天空接近灰暗的时候,
你会看见闪亮的星星。
獻花 x0 回到頂端 [樓 主] From:馬來西亞 | Posted:2006-04-28 03:55 |
Ivon 會員卡 葫蘆墩家族
個人文章 個人相簿 個人日記 個人地圖 個人商品
特殊貢獻獎 社區建設獎 優秀管理員勳章
頭銜:亂七八槽亂七八槽
驗證會員
級別: 榮譽會員 該用戶目前不上站
推文 x338 鮮花 x13122
分享: 轉寄此文章 Facebook Plurk Twitter 複製連結到剪貼簿 轉換為繁體 轉換為簡體 載入圖片

下面是引用flyfly88於2006-04-28 03:55發表的 【同女小說】雨【一】:
by 漠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是一種悲傷的溫柔。

我拿著素描在房裡呆呆地看著,純白的紙上用鉛筆畫著一個躺在床上彷彿正在熟睡長髮披肩的女人,薄薄的被子斜蓋在她背上,側躺的她露出形狀美好渾圓的乳房,雙眼閉得緊緊,彷彿一絲不掛。

畫裡的女人是我。我用手指輕輕緩緩地劃過紙上的人,為什麼…她的筆觸,會有這樣的悲傷?

客觀地說,她將我畫得極美,神韻也抓得恰到好處,只是無論是房裡的空氣、縐曲的被單、熟睡的我緊抓著被單的姿勢、劃過紙上的鉛痕…都彷彿是在預言分離。

是我想太多了吧?
.......
這些的故事都是一小段的啦
但是滿有趣的啦
跟長篇還好看


◎凡在美食天地發文格式正確都送小花~即日起請勿使用未授權的圖

回到管理團隊第一件事情,辦活動,請勿在美食區亂鬧^^
獻花 x0 回到頂端 [1 樓] From:台灣政府網際 | Posted:2006-06-30 11:41 |

廣告
首頁  發表文章 發表投票 回覆文章
Powered by PHPWind v1.3.6
Copyright © 2003-04 PHPWind
Processed in 0.027348 second(s),query:15 Gzip disabled
本站由 簡榮宗律師 擔任常年法律顧問 | 免責聲明 |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 | 連絡我們 | 訪客留言